网易魔兽世界手游官网|魔兽世界登陆游戏时提示账号密码错误或者账号被冻结|
全本小说5200网 > 穿越小说 > 交锋 > 第五百六十九章 演技
    ?#24223;?#20384;到朱慕云家的时候,韦朝蓬也出发了。白天朱慕云在医院,只是跟他提了一句,他当时点头答应。不管朱慕云是什么身份,只要他没干丧尽天良的事,他认朱慕云这个朋友。

    而且,韦朝蓬发现,朱慕云让他救治的,不是枪伤是刀枪。这些人,不敢去医院,想必都是见不得光的。现在,哪些?#35828;?#36523;份见不得光?是那些敢跟小鬼子真刀真枪干的。韦朝蓬对这些人,是很佩服的。

    韦朝蓬准备了一个小包,里面是他积攒下来的药品。这段时间,政保局的马兴标在雅仁医院住院,韦朝蓬可以放肆?#30446;?#33647;。这些药品,都很珍贵,不是消炎的,是止血的。算有人发现,有朱慕云兜着,他也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韦朝蓬在医院,因为人品端正,医术精湛,已经成为外科的主刀大夫。他开出的方子,别人从来不会怀疑什么。在古星,雅仁医院还能算是一方净土。

    韦朝蓬出门后,已经有一?#20928;?#21253;车在等着。韦朝蓬车后,对方给了他副墨?#25285;?#38886;朝蓬戴后,一点也看不清楚。他仔细一看,原本是普通眼镜涂了层黑漆。这要是能看得见,那是见鬼了。

    他将?#30333;?#33647;品的小包,小心放在腿。这些药品,都是用来手术的。可以说,这是?#35753;?#30340;药。他宁可自己摔着、碰着,也不会让药品出事。

    街原本天黑,再戴着这副“墨镜?#20445;?#38886;朝蓬像?#24187;?#30524;睛一样。黄包车拉着?#25285;?#22312;小巷子里东拐西拐。韦朝蓬不停低声提醒,慢点,慢点。但车夫好像没有听到,早一分钟把韦朝蓬送到,苗冬辉早一分钟动手术。

    很快,到了一栋房子前。韦朝蓬也不知道这是哪里,他也不知道这是哪里。周围漆黑一团,算经过特别训练的人,此时也应?#27809;?#22836;昏脑,搞不清方向了。

    到了房子后,里面有一间偏房,车夫在某个地方一拉,露出一个黑乎乎的洞口。韦朝蓬要进去的时候,车夫又递给他一个口罩和手电筒。又伸出手,指了指他手里的墨镜。

    韦朝蓬点?#35828;?#22836;,将墨镜还给车夫。戴口罩后,打开手电筒,一个人走了进去。在暗道的尽头,已经有人在等他。到?#35828;?#19979;室内,韦朝蓬发现,这里自己曾经来过。而手术台的病人,似乎也?#34892;?#30524;熟。

    “能做手术吗?”胡梦北问,根据地的条件有限,而且伍朝庚也分身乏术,否则的话,伍朝庚准备跟着来古星。

    “可以,但风?#25112;细擼?#20320;们要做好手术失败的准备。”韦朝蓬仔细检查之后,沉吟着说。

    “医生,你一定要救活他。”一个姑娘的声音响起,她是陪同苗冬?#36234;?#22478;的何青香,经过这么长时间的?#22303;叮?#29616;在的她已经慢慢成熟起来了。但冲动的性格,还是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“我?#33618;?#35828;尽力而为,血浆准备好了吗?”韦朝蓬问。这样的手术,肯定会大出血。

    虽然雅仁医院有血浆,但他不知道病?#35828;?#34880;型。而且,把血浆带出来,带药品要麻烦得多。药品他可以像蚂蚁搬家一样,一天带一点。放在公包里,谁也不会说什么。可血浆则不然,必须一整袋一整袋的带着,而且,血浆的储存很麻烦。以他家的条件,不足以存放血浆。

    “我们?#20852;?#20010;血型相同的人,随时可以供应。”胡梦北说,根据地的条件太差了,根本没办法储存血浆,?#33618;莧没?#20307;跟随。幸好,检验血型较简单。

    “无关人员暂时出去,准备手术。”韦朝蓬换手术服,这里的设施,都是他帮朱慕云弄过来的,非常熟悉。

    除了何青香外,其他人都走了出来。何青香接受过护士培?#25285;?#23436;全有能力给韦朝蓬当助手。有个助手在,韦朝蓬也轻松得多。当然,算有助手,但他要独立完成这样的手术,还是会很辛苦的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朱慕云在二楼,观察着玉梅与?#24223;?#20384;的见面。朱慕云特别注意了一下,一般?#30446;?#20154;进来,只要?#35813;?#38047;,会让人进来。可是,?#24223;?#20384;却在门外,站了将近一分钟。而且,他好像还隐约听到了他们在交谈。声音?#20572;?#35821;速也很快,生怕自己听到似的。

    玉梅将?#24223;?#20384;领进来后,朱慕云也下了楼。他看了两人一眼,发现他们的?#25104;?#37117;?#34892;?#19981;自然。虽然两人?#25216;?#21147;掩饰,但还是被朱慕?#21697;?#29616;了异常。

    “史处长,坐吧。”朱慕云手里拿着一方印章,好像没有发觉一般,微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?#24223;O来?#21051;,确?#23707;?#38663;惊。玉梅是他曾经的手下,一直作为秘密情报员使用。他也将玉梅的身份和联系方式,交给了武尚天。只是,玉梅一直没来三处报到,他还以为,玉?#38750;?#36867;了呢。

    现在,玉梅却出现在朱慕云家里。他不知道,玉梅是以统身份,还是以政保局的身份。如果是统身份,无需多言,送她到六水洲即可。但如果是政保局的身份,被武尚天秘密使用的话,他要是讲出了玉梅的身份,那会坏了武尚天的事。

    ?#24223;O雷?#32454;想想,觉得玉梅被武尚天秘密使用的几率更大。武尚天对朱慕云,肯定非常不满。如果让武尚天掌握了朱慕云的罪证,武尚天肯定会拿朱慕云开刀。

    刚才在门口,玉梅见到他的时候,还喊了一声:“史处长?#20445;?#36825;让?#24223;?#20384;更加不敢轻举妄动。玉梅既然知道了自己的身份,还表现得如此镇定,想必是在执行任务。算?#24223;?#20384;是三处的处长,可是,现在三处的事情,都是由武尚天说了算。

    “这是?#24187;?#23551;山石鹅形章,非常珍贵,既然史处长?#19981;叮?#23567;弟忍痛割爱了。”朱慕云将印章递给?#24223;?#20384;,一脸“心疼”的说。

    “多谢朱处长割爱。”?#24223;?#20384;拿起印章,视若珍宝,珍之又珍的把玩了一会,将印章?#25112;?#20102;怀里。

    “咱们之间,以后要多走动,以后你想走什么货,可以直接来家里谈。”朱慕云看了准备去泡茶的玉梅一眼,?#23460;?#35828;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。”?#24223;?#20384;暗?#21040;?#33510;,如果玉梅是武尚天的人,自己与朱慕云的交易,必定会被武尚天知道。可是,他走私谋利之事,并没有跟武尚天汇报的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,整个古星,有几个人不参与走私的?真要是打击的话,至市长,下至科长,都得抓个干净。”朱慕云漫不经心的说。

    ?#24223;?#20384;心里有事,自然不便打扰。玉梅的茶?#25490;?#26469;,他起身告辞。出门后,见到路边有个垃圾桶,他将所谓的寿山路鹅形章,随手扔了进去。他虽?#24187;?#20160;么见识,但这方印章值几个钱,他还是知道的。不过?#24378;?#31245;微光滑点的鹅卵石罢了,狗屁的寿山石。

    第二天,朱慕云班之后,?#24223;?#20384;又来登门拜访。玉梅见到?#24223;?#20384;,没有多说话,只是侧身让他进来。昨天晚,朱慕云与?#24223;?#20384;的对话,她听得很清楚。玉梅没想到,?#24223;?#20384;竟然与朱慕云使用,一起走?#20132;?#29289;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听谁指挥?”?#24223;?#20384;直截?#35828;?#30340;问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?#33618;?#21578;诉你。”玉梅说,她好不容易卧底在朱慕云身边,算?#24223;?#20384;曾经是级,此时已经没有统属关系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,我也知道。”?#24223;?#20384;说,这肯定是武尚天安排的。只是,朱慕云是政保局的“老人?#20445;?#25919;保局刚成立的时候,在经?#20040;Γ?#26377;什么好查的呢?

    “史处长如果没什么事的话,请便吧,我要去买菜了。”玉梅说,她现在确实直属武尚天,卧底在朱慕云身边,是监视朱慕云。一旦朱慕云有不轨行为,马向武尚天汇报。

    “我跟朱慕云的事情……”?#24223;?#20384;想着措辞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昨天的事情,我不知道。”玉梅说。

    听到玉梅这样说,?#24223;?#20384;终于放心了。他也不想?#35270;?#26757;的任务,反正她在朱慕云身边,也不会有什么好意。只是,以后与朱慕云接触,得多留个心眼。说不定什么时候,朱慕?#31080;?#25235;起来了。

    下午,朱慕云接?#20132;?#29983;的电话,雅仁医院已经通知二处,可以让马兴标出院。华生请示,?#20260;?#21435;接较合适。实际,他是接到白石路的汇报,准备跟朱慕云见个面。

    “我亲自去一趟吧,你也跟我一起过去。”朱慕云说,这种事,华生完全可以自行作主,既然打来电话,想必是有事跟自己说。

    果然,到车后,华生告诉朱慕云,“午,?#24223;?#20384;又去了趟白石路173号。但没几分钟,他出来了。随后,玉梅出去买菜,快午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朱慕云没有多说,?#24223;?#20384;不去自己家,那才是怪事呢。昨天晚,他断定一件事,?#24223;?#20384;和玉梅,以前是认识的。只不过,他们当着自己的面,装作不认?#26635;?#20102;。

    ?#24223;?#20384;的演技,还稍逊一筹。玉梅倒是装得很像,要不是韦朝蓬提醒,到现在,朱慕云还未必敢肯定。

    ps:还?#20852;?#20010;小时,这个月结束了,有月票的朋友,请支持一票,谢谢。
网易魔兽世界手游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