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易魔兽世界手游官网|魔兽世界登陆游戏时提示账号密码错误或者账号被冻结|
全本小说5200网 > 修真小说 > 一品道门 > 第一千八百六十四章 千万年不洗澡了!
    “张百仁!!!你太过分了!!!”龟丞相一声怒吼,话语里满是愤怒的味道,任谁被人即将吐出来,却又‘哧溜’一声吞回去,这种生死之间、希望与绝望之间的徘徊,心中都不会太过于好受。

    “你若乖乖配合我,我又何必这般为难你?”张百仁扫视着天狗,然后对着天狗的脑袋道:“你将那契约交出来,我便放过你,不?#33618;?#23601;等着成为天狗腹中餐吧。”

    “张百仁,你莫要强人所难,我不过是东海的一丞相管事,东海龙王才是龙宫的主人,这种事情轮得到我做主吗?”龟丞相在天狗的肚子里撞天屈:“你这厮是在冤枉我!”

    冤不冤枉张百仁不知道,但他却知道这老龟能从太古存活至今朝,一直在东海龙宫中扮演着重要角色,任谁历经无数年经营,龟丞相不知是几朝元?#24076;?#22312;龙宫中的地位绝对非同寻常。

    “哎?#24076;?#25105;的壳子破了,老龟我要死了……你快救救我啊……”龟丞相在不断哀嚎,凄厉的声音叫人心中发慌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听着龟丞相哀嚎,张百仁顿时吓了一跳,连忙摇晃着天狗道:“快将他吐出来,不要叫他真的死了!”

    “废话,这事还能有假?之前咬碎壳子的咔嚓声,你又不是没有听到!”龟丞相声音凄惨,不似作假:“这天狗竟然要消融老龟我的元神,你快叫他放?#39029;?#21435;,稍有差池性命难保啊!”

    张百?#24066;?#20013;一惊,这老龟来历莫测,却不可叫其真的死了,不然事情麻烦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“你快将他放出来!”张百仁摇晃着天狗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

    天狗不断?#20154;?#30528;,似乎要将?#32422;?#30340;五脏六腑都?#20154;?#20986;来一般,下一刻只见一道气浪划过虚空,?#21534;?#21974;’的声响,龟丞相翻滚着身子已经自天狗的口中飞了出来,满是嚣张的大笑着:“哈哈哈!任凭你小子油滑似鬼,还不是要喝丞相我的洗澡水??#25512;?#20320;那点小伎俩,想要算计丞相我,简直太嫩了!”

    龟丞相在空中站定身形,插腰扫视着张百仁,眼中满是得意洋洋的味道,说不出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咦?”瞧着眼前瘦了一圈焕然一新的龟丞相,张百仁似乎眼中露出了一抹愕然,之前龟丞相壳子都是厚厚的,灰蒙蒙的一片,如今看来却格外清晰如新,仿佛刚刚下生一般,清晰的纹路、玄妙的道理在其龟壳上不断流转,散发着无穷的道韵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”

    天狗依旧在?#20154;裕?#20284;乎要将?#32422;?#30340;五脏六腑?#20154;?#20986;来,然后下一刻?#21534;?#35265;破空声细密的响起,一大堆石块自其口中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百仁定睛看去,却是面色愕然,那哪里是石块,分明是老龟的壳子。

    “怪哉,从没听说乌龟有两张壳子的?你是什么品种?”张百仁好奇的打量着龟丞相。

    “我呸!你才是品种!你全家都是品种!此壳子不过因为老龟我自上古之时便一只修炼,陷入?#20102;?#19981;曾洗澡而形成的污垢,多年难以清洗下去,却不曾想竟然被这小狗给咬碎了!”龟丞相骂了张百仁一句,然后满脸舒坦道:“舒服!果然是舒服!”

    张百仁闻言动容,之前天狗咬碎的不过是龟丞相无数年来形成的污垢,那其真?#24764;?#23376;该有多厉害?

    “怪不得这?#21019;?#21619;,将我恶心的要死!”天狗闻言眼中满是恶心,跑到一边开始呕吐。

    天狗虽然吞食天地,但却也不是什么都吃!人家也挑食的好吧。

    “小子,山高水长,你算计老祖我一遭,老祖我可都是记下了,咱们日后再做计?#24076;?#21578;辞了!”龟丞相得意洋洋的看了张百仁一眼,然后便要纵身而去。

    “丞相且慢,我有一事相询!”张百仁喊住了龟丞相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还有什么事?”龟丞相如今占据主动,便开始得了便宜还卖乖,趾高气昂的看着张百仁。

    “那契约当真不在你身上?”张百仁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在我身上,我没事带着那个东西做什么,既不能吃又不能喝的!”龟丞相摇了摇头,话语里满是?#25918;?#21619;道:“你就死心吧,那鬼神契约就镇压在东海龙宫,但是你却得不到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龟丞相得意洋洋的翘起下巴:“我说小子,你还有什么事吗?看在咱们过往有几分交情的份上,老祖我尽量满足你的好奇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当年我曾在你腹部刻字,为何?”张百仁盯着龟丞相的壳子,他已经在其壳子下看到了熟悉的字体。

    免死

    这两个大字就刻在龟丞相的正?#34892;摹?br />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听了张百仁的话,感受到张百仁的目光,龟丞相低头看到了?#32422;?#22771;子上的大字,顿时犹若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般,面红脖子粗的将胸前捂住,然后大袖一挥一件衣衫穿戴上:“欺人太甚!简直是欺人太甚,有这两个字老祖我怎么出去见人?你快点给我将这字迹抹去!”

    龟丞相的眼中满是悲愤,为了遮掩这两个字,?#32422;?#22810;长时间没有洗澡了?污垢终于将字体遮住了,甚至于龟丞相?#32422;?#37117;忘了这茬,却不曾想到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抹去是不可能的,这一道剑气就像GPRS一样,日后老龟藏在哪里,干什么坏事,?#32422;?#19968;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当年上古究?#29399;?#29983;了什么?#30475;?#20351;我明明对老龟这般忌惮,但却没有痛下杀手将其斩?#20445;俊?#24352;百?#24066;?#20013;疑惑,眼中满是迷茫。

    耻辱!

    这简直是龟生耻辱!堂堂太古大能,竟然被人在身上刻字,简直是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“罢了,老龟我走就是了,打不过还躲不起?天高水从咱们日后再见!这笔账总要和你这龟儿子算个清楚!老龟我非要叫你知晓厉害不可!”龟丞相此时心情不佳,勾起了伤心往事,便要纵身离去。

    ?#26114;?#21621;”张百仁轻轻一笑,眼中满是嘲弄:

    “丞相莫非忘记了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龟丞相动作顿住,感受到?#26412;?#22788;传来的锋芒,那熟悉、?#22374;?#30340;?#34987;?#36143;穿龟壳,似乎要将其灵魂冻结,脸上面孔顿时凝滞下来,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,然后小心翼翼的转过头,便瞧见剑魔面无表情的持着诛?#23665;#?#25645;在了龟丞相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咳咳,你还有什么事吗?你若有事,直接和我说便好了,何必动刀动枪,这可是一不小心要死?#35828;模 ?#40863;丞相老脸上凝聚出一个笑容,讨好的朝着张百?#24066;?#36947;。

    “哦?”张百仁淡淡一笑:“之前可是有人骂我龟儿子来着?”

    ?#20843;?#39554;你?那个敢骂你?你可是名震天下的大都?#21073;?#35841;又敢骂你?”老龟插着腰,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:“那个不开眼的骂你,老龟我替你收拾了他。”

    张百仁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龟丞相,直至将龟丞相看的不好意?#36857;?#26041;才蔫头耷拉脑的叹一口气:“唉,说吧!老龟我认栽,你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瞧着老龟这幅认?#35828;难?#23376;,张百仁倒觉得好笑:“你认怂了?”

    “人为?#39039;?#25105;为鱼肉,诛?#23665;?#39550;到你脖子上试试!”老龟没好气道:“你若有什么事,直接和我说就是了,也不必拐弯抹角。”

    这老龟有点意?#36857;?#24352;百仁?#21246;游?#21457;现,这世上竟然有如此好玩的龟。

    长长的口水滴落,天狗盯着龟丞相,两只眼睛发直:“大补!简直是大补啊!这老龟一身元气沉寂隐匿起来,似乎陷入了休眠之中,我若吞了这老龟,说不得能涨一大截道?#23567;!?br />
    “你这死狗离我远点!”瞧见流着口水的天狗,大嘴在不断靠近?#32422;海?#40863;丞相一脸厌恶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唰”

    张百仁一把将天狗捏住拿回来,然后?#32456;?#19968;招便将诛?#23665;?#25910;了回来:“你走吧!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!放开我!这老龟竟然敢叫狗爷我吞噬他的洗澡水,狗爷我要杀了他!我要杀了他!”天狗在不断挣扎,只是摆脱不得张百仁?#32456;啤?br />
    “咦?”这回轮到老龟诧异了:“你要放我走?”

    “不然留在这里炖汤喝?”张百仁背负双手,慢慢悠悠的转身向中土神州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问那些隐秘了?不问我胸口上的字迹是什么来路?”龟丞相迈着细步跟了上来,倒腾着小短腿,眼中满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?#35270;?#22914;何?不?#35270;?#22914;何?问?#22235;?#20063;不会说实话!倒不如不问,免?#32654;?#36153;口舌!”张百仁不急不慢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怎么能不问呢?你怎么能不问呢?你快问啊,你不问怎么知道我不会说真话?”龟丞相一双眼睛瞪着张百仁。

    “嗯?这话是什么意?#36857;俊?#24352;百?#39318;?#22836;上下打量了老龟一圈,然后摇了摇头:“不问就是不问,哪里?#24515;?#20040;多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怎么能不问呢!你怎么能不问呢!”龟丞相顿时急了:“你问我,我告诉你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不问就是不问,你休要啰嗦,我家主上自有道理?#33618;?#33509;再不离去,小心狗爷我一口吞?#22235;悖 ?#19981;知什么时候,天狗很自然的代入了狗腿子的角色。

    
网易魔兽世界手游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