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易魔兽世界手游官网|魔兽世界登陆游戏时提示账号密码错误或者账号被冻结|
全本小说5200网 > 玄幻小说 > 重生之名门锦绣 > 168:郡主vs王妃(二)
    张嬷嬷可不管她是谁的婢女,扬手就是两巴掌。正所谓打人不打脸,打脸的时候,就是要让你折面子的时候。这两个耳光打得也极重,翠竹白净的脸顿?#26412;?#32418;肿起来。

    谁知张嬷嬷还不住手,回手又是两巴掌,嘴里还说着:“郡主是主子,你一个下人竟然敢顶撞,不打你,怕你是不长记性,真以为咱们主子?#24378;?#20197;任人欺辱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既是说给翠竹听的,也是说给沈从苁听的。翠竹是有苦难言,明明有功夫在身上,随意两下就能把这婆子撂倒,却?#33618;?#34987;人打成这样也?#33618;?#36824;手,?#33618;?#27714;?#20154;?#30340;看着沈从苁。

    沈从苁的脸色很难看,她下巴挺得?#25163;保?#33136;杆挺得更直,一派很骄傲的神色。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,她是在强撑着。镇北王府里,还是郡主说了算,王妃再厉害也是拗不过郡主的。说到底她也不过是续弦来的,到底还是人家父女贴心,听说世子也是极爱护他这唯一的妹妹的。

    宋氏母子是习惯拍马屁之人,一见沈从苁和纳兰锦绣大动干戈,不禁又想表现出一下自己的能耐,来做个和事?#23567;?#23435;公子尤其自信,双手一拱,?#38405;?#20848;锦绣行了个礼,自以为风度翩翩地说:“郡主莫要动气,更不要和王妃置气。今日都是小生的错,我来这一次,确实是?#34892;?#19981;合?#23138;兀?#21482;不过是我心中思慕郡主,所以才忍不住求了家母带我来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沈从苁已经彻底不想说话了,她现在后悔自己选来选去,为什么就选了宋家?她当时真应该更仔细一些,才不至于被这个草包拖了后腿。郡主今天发这一通脾气,还教训了她的贴身侍女,传出去,怎么也要落下个不尊重长辈又苛责下?#35828;?#21517;声。

    如今,被这个姓宋的草包一说,反倒都成了郡主一个?#35828;?#31036;。是她这个王妃把外男引到了宅子里,又是她这个王妃让他在屏风后面?#24764;?#37089;主。这样来看,就成了王妃不懂?#23138;兀?#37089;主反而大度,只罚了她的贴身婢女,没和王妃一般计较。

    纳兰锦绣就怕这个姓宋的不说话,不过她也想好了,即便是他不说,她也有办法让他开口。他今天竟然来了镇北王府,那不吐出她想要的东西,就休想出去。大不了就让侍卫把他们母子扣了,这种草包公子吓唬吓唬他,不是什么话就都说了吗?只要把这件事儿引到沈从苁身上,她自然就有方法对付。

    总之,她不可能再纵容沈从苁,这一次她一定要要让她知道疼,要让她知道不该干涉她的事。若是冒犯了她,就一定要付出代价。她本是不想这样的,是沈从苁欺人太甚,非要逼得她动手不可。想来是从沈从苁进府,她就谦让着她,以致于让沈从苁觉得她好欺负了,反而生出了一些不该有的心思。

    看来当年阿娘教她的那些,也不是不无道理。?#34892;?#20154;,?#33618;?#19968;味的敬着,要恩威并施,还要时不时的敲打一下,才能让她知道,什么东西是?#33618;?#35302;碰的。纳兰锦绣冷笑了一声,看着宋公子说:“你既知道不合?#23138;兀?#21448;为?#25105;?#26469;?难不成你真觉得我镇北王府和?#30452;?#30340;菜市场一样,由得你想来就来?还是说是谁请你来的?#20426;?br />
    宋公子意识到自己?#33618;?#25226;王妃捅出来。为了不得罪王妃,又能给郡主留下一个有担当的形象,他昂首挺胸:“是我求母亲给王妃下的拜帖,王妃推辞不过,就让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苍梧谣那是王妃的居所,我父亲不在,怎么可能有外男进入?你不要把事情都推到王妃身上,我怀疑是不是你看中了王妃屋里面的奇珍异宝,偷潜进来的盗窃的?#20426;?br />
    这么说可就真?#34892;?#19981;讲理了,他若是偷偷潜进来,又怎么会躲在屏风后?再者说了,王府里里外外都有重兵把守,他就是生了翅膀也飞不进来。纳兰锦绣现在摆明了是在胡闹,这事就是应该闹,越闹越大,不可收拾才好。

    宋公子没想到这个小郡主年纪不大,气场却很强,做事情也不按套路出牌。他一想到自己此时在镇北王府里,若真是惹了郡主不快,那他就?#33618;?#26159;砧板上的肉,任人宰割了。

    宋公子本就是?#22312;?#39118;流,整日里混迹脂粉堆儿的。本人没什么胆量,就是个欺软怕硬的,一时?#33618;?#20848;锦绣吓得腿都软了。?#33618;?#19968;个劲儿的求饶,言语间不知不觉就把沈从苁给卖了。

    宋夫?#35828;?#24213;是管理内宅多年,一看如今这个情景,就知道王妃和郡主可不像表面看着那么?#25512;?#32780;且王妃一再向他们示好,表现得如此殷勤,大概也是想早早的把郡主嫁出去。郡主出嫁了,这王府里自然就她一个人说了算。

    宋夫人本以为自己家可以捡个天大的便宜。让儿子做郡马,以后还会愁不官运亨通吗?一?#35828;?#36947;,鸡犬升天,她当时只想到了?#20040;Γ?#21364;没承想竟卷入了镇北王府的内宅争斗?#23567;?br />
    这些人斗起来?#31080;?#35201;把他们当做棋子,有用的时候就拿捏着你,没用的时候就干脆把你当做弃子,像垃圾一样处理了。他们一个芝麻小官儿的普通人家,和镇北王府这样的人家确?#24471;?#27861;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看看这个年纪轻轻的郡主,明明还不到及笄之年,手段却如此狠辣,看着那个小婢女被打成那样,竟?#24187;?#19981;改色。她不由得想起了蛇蝎美人四个字。以后,她若是入了他宋家的门,她这个婆母只怕也没有好日子过了。

    看看人?#20197;?#23376;里这一水的侍卫,个个身姿挺拔,孔武有力的。据说郡主出嫁也是要带侍卫的,到时候万一他们惹了郡主不高兴。搞不好就是一顿毒打,他们身份低微,又怎么敢反?#30340;兀?#32780;且郡主身份这么高贵,他们家到时候怕是连休妻都做不到,岂不是一家子人都完了?

    宋夫人想到这些就怕了,哪还能记起什么?#20521;还螅?#37027;些东西,即便是有命赚,也要有命享受才是啊!她一把拉住儿子的衣袖,大步走到纳兰锦绣跟前,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。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:“郡主,都怪我儿鬼迷心窍,听了别?#35828;?#35863;言,冲撞了郡主。还望您大人有大量,让我们出府去吧!我保证,以后再不出现在您的跟前儿?#24515;?#35752;厌。”

    “来时容易,去时难。我今天若不惩罚你们母子,杀鸡儆猴,世人都以为镇北王府可以随意出入,而我这个正牌的嫡亲郡主,也可以随便被人肖想。”

    宋公子整个人都伏在地上,说话颤颤巍巍的:“小的不敢啊!就是借小的十个胆子,也不敢对郡主有任何不敬。若不是王妃一再邀请,小的也断断不敢来呀!”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一见出了事,就攀咬王妃。我更是留你不得了!”

    宋公子一听这话,吓得险些晕过去。宋夫人怎么也是和后宅那些女人斗了一辈的,能看明白纳兰锦绣并不是针对他们。就伏在地上,一个劲儿的说软话。

    纳兰锦绣说那些话本来就是唬?#35828;模?#35265;他们已经知难而退了,也不打算真要把他们怎么样。她是冲着沈从苁来的,闻言也没?#24615;?#36807;多为难宋家母子,让如意送他们出去了。

    纳兰锦绣刚刚发了这一通脾气,倒是把昨日就郁闷在胸口的那团浊气吐了出去,如今竟觉得神清气爽。她看着脸色苍白的沈从苁,冷静的陈述:“我父兄虽然经常不在王府,但我毕竟是王府的嫡亲郡主,容不得任何人作贱。”她语罢就准备走了,刚走到门口,?#36335;?#21448;想到了什么,语气凉凉:“我还要奉劝你一句,这里的主人姓徐,不姓沈。

    她说完这句话,径自出了苍梧谣。

    沈从?#26102;凰?#36825;么一闹,再是佛面蛇心也是装不下去了。她看着翠竹捂着脸,想到纳兰锦绣竟然敢拿身份来压她,就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火气,挥手把桌子上的茶盏全都打翻了。

    说话的语气渗进了丝怨毒:“亏我还觉得你对我有?#35753;?#20043;恩,想替你筹划,看样子是一片好心喂了狼!徐锦笙你今日欺我至此,早晚有一天,我要十倍百倍的讨回来!”

    翠竹的脸还红肿着,连带嘴巴都疼着,却还是忍不住一边吸着凉气,一遍劝说:“主子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?#32602;?#24744;现在还需要忍着,万万?#33618;?#25630;出太大的动静,被摘星楼听见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忍?#20426;?#27784;从苁?#27425;剩骸?#20320;现在知道让我忍着了,那你刚才做什么了?主子说话谁让你插嘴的,若不是你让她找到了借题发挥的地方,我能?#20976;?#22914;此羞辱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翠竹自知理亏,只是低垂着头不说话。到底是谍者出身,虽然上面严厉,任务出了纰漏也是要受惩罚的,可毕竟没有如此被人羞辱过,翠竹心里比沈从苁也好受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沈从苁看着一地碎片,心渐渐?#39556;?#19979;来,彤华能用第一次,就能用第二次……
网易魔兽世界手游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