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易魔兽世界手游官网|魔兽世界登陆游戏时提示账号密码错误或者账号被冻结|
全本小说5200网 > 穿越小说 > 祸国妖妃悲离歌 > 第四十一章姜离歌vs凤霓裳
    凤霓裳笑道:“姜离歌,你魔怔了?太子府中侍妾不说一百,也有几十吧,我凤霓裳什么时候会自甘?#24405;?#21040;和这么多女人争抢一个男人了?#20426;?br />
    姜离歌还是?#34892;?#38663;惊的,有时候凤霓裳真?#25250;?#38745;的过分,她知道什么对她是最有利的,知道每一件事的利害,也知?#38647;?#24049;要什么,好像永远不会失去理智。又问道:“那二?#39318;?#21602;?二?#39318;?#24220;中总没有乱七八糟的侍妾吧?#20426;?br />
    凤霓裳似笑非笑道:“姜离歌,别告诉本宫你不知道二?#39318;?#26377;龙阳之好,还有也别问那四?#39318;櫻?#23601;四?#39318;?#37027;傻劲儿,本宫实在看不上。”

    姜离歌:我竟无言以对......

    凤霓裳又道:“楚天?#20154;?#28982;也是什么用也没有,?#20040;?#37027;张脸还配得上本宫。”

    姜离歌:......

    半晌姜离歌才道:“我南楚好男儿如此之多,总有一人合公主心意。”

    凤霓裳回道:“好男儿虽多,符合本宫条件者却是甚少。”又懒懒道:“无论如何本宫是不会放弃的。”

    姜离歌笑道:“公主曾说只愿得一人心,三?#39318;?#26082;是不愿,公主又何来心悦夫君?倒不如选个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凤霓裳淡淡道:“本宫倒是觉得三?#39318;游?#24517;就不会?#19981;?#26412;宫,姜离歌,在这场联姻里,三?#39318;?#27809;有选择,本宫也没有选择,你与其从本宫下手,不如劝劝三?#39318;?#21516;意,或者?#38405;?#23004;家之势,你二人结为连理。”

    姜离歌一时无言,心中虽早已知道这个结果,却还是微微?#34892;?#22833;望,看来她还是得想想其他办法。

    凤霓裳又道:“你如此尽心尽力,看来也是极为?#19981;?#37027;三?#39318;?#30340;,离歌,本宫倒是不知三?#39318;?#26377;什么好?真真要论起来,?#38405;?#23004;家之势做太子妃岂不更好?”

    姜离歌笑道:“公主不愿,离歌自然也是不愿的,离歌只想肆意江湖,不喜勾心斗角。”

    凤霓裳没再说什么,这是店小二刚?#20040;?#30528;菜来了。

    姜离歌眼中闪过赞赏,真不愧是京城第一酒楼,这上菜速度就让人?#37027;?#24841;悦。

    菜一道道放下,店小二介绍道:“二位客官,您们先看看这道菜。”

    姜离歌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,只见一个盘子里装着一只蒸全鸡,浇上热?#20174;停?#32512;上切成翅膀状的白萝卜,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开。凤霓裳也微微扫了一眼,?#34892;?#24778;讶。

    店小二继续道:“这道菜叫凤凰于飞”

    姜离歌?#34892;?#22909;笑道:“你说这是凤凰,哈哈哈,笑死本将军了,明明是一只鸡,怎么能取名凤呢?#20426;?br />
    凤霓裳嘴唇微不可见地弯了弯。

    店小二笑着回道:“这位客官您有所不知,这鸡便有凤之称。”

    凤霓裳淡淡道:“如此说来倒是还好。”

    姜离歌问道:“本将军上次和朋友来怎么没听说?#20426;?br />
    店小二恭敬地问道:“想必上次客官同行的人极多,人多本店是不提供讲解的,只因这京城中多人一起来的公子小姐们对这楼中的菜食都极为了解,就算有个别不知,同行的人都极为高兴讲解的。”

    姜离歌笑道:“如此说来,倒是本将军一行人孤陋寡闻了,那这道又是叫什么?#20426;?#25351;着其中的一道菜问道。

    店小二笑道:“这位客官眼光可真好,这便是飞龙在天了。”

    姜离歌好奇道:“这不就?#24378;?#40060;吗?你倒是说说怎么一个飞龙在天法?#20426;?br />
    店小二解释道:“客官,所谓飞龙在天飞龙在天,龙不正是来自于水吗?龙飞升之前乃蛟,蛟又是鱼所化。”

    姜离歌好笑道:“如此说来倒是有趣极了。”

    店小二又继续道:“?#22235;?#21035;有洞天,虽是大骨,可里面的精华颇为美味。这是风雨飘摇,客官别看这仅仅是素白菜,我们掌勺师傅在做时却是放在?#23383;校?#20174;?#20154;?#20013;穿过,如此三次才有这美味。”

    姜离歌笑道:“有意?#21152;?#24847;思,区区素白菜?#26448;?#26377;如此花样,佩服佩服。”

    店小二眉开眼笑,继续道:“客官,还有呢,您看这道白豆腐,这叫浮生若梦,意思来自白豆腐入口即化,味淡,这道蒸熊掌,叫皆?#20667;茫?#26469;自于......”

    姜离歌接道:“这本将军知道,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嘛,你们倒是好创意,鱼与熊掌皆?#20667;謾!?br />
    店小二笑道:“客官好眼力,确实如此。客官再看这道黄玉蛋羹,是我们掌勺师傅小火煮水至刚好沸腾,放上笼屉,再将准备好的蛋羹放上去片刻不到,迅速拿下,加上特制佐料?#39034;桑?#36825;时间多半刻则老,少半刻则生,只有这不多不少,火候刚好,才有如此华光四溢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姜离歌仔细看了看,笑道:“如此说来倒是道道有学问,道道有精华,霓裳觉得呢?#20426;?br />
    凤霓裳笑道:“就这面相和名字倒是极为有意思的,只是这味道就不知了。”

    店小二笑道:“客官?#36824;?#25918;心,我们福源酒楼的菜向来都是色香味俱全。”

    姜离歌笑道:“这本将军倒?#24378;?#20197;作证,上次来吃也是极为印象深刻的。菜就不必再介绍了,把你们酒楼里的招牌酒萍水相逢上一?#22330;!?br />
    店小二恭敬道:“是,二位客官请先享用,小的一会儿就把您要的就拿来。”

    姜离歌挥了挥手,店小二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凤霓裳笑道:“你们南楚的吃食倒是比我们北凤讲究多了。”

    姜离歌笑道:“南楚百姓别的要求不高,单单对这吃?#22478;?#26377;独钟,就算是贫苦人家对吃食也是极为?#19981;?#30340;。”

    凤霓裳:“如此说来,这天下评说南楚人最为懂吃倒是不假。”

    姜离歌挥了挥手道:“要说懂吃之?#35828;?#26159;不多的,大多都是挑剔居多,挑着挑着,自然?#26448;?#35828;出个一二来。”

    凤霓裳继续道:“本宫今日倒是要好好尝尝。”

    姜离歌道:“是应该好好尝尝的,这南楚吃食差异倒是极大的,皇宫是一种味道,酒楼是一种味道,寻常百姓家又是一种味道,说起来,?#19968;?#26159;最爱边关的大口吃肉,大口喝酒,肆意无?#21462;?#35805;不多说,我们赶紧尝尝吧,我在边关时间居多,倒还真是鲜少吃这讲究的饭菜。”

    凤霓裳笑道:“那本宫就不?#25512;?#20102;。”

    二?#22235;?#36215;筷子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吃第一口,姜离歌赞叹道:“真不愧是京城第一酒楼,?#25512;?#36825;味道也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啊。”

    凤霓裳点点头,道:“味道果真不错,本宫倒是非留在南楚不可了。?#21271;?#20964;苦寒之地居多,对于吃食倒是?#33618;?#20040;高的要求,就连皇?#39029;?#21592;也是并非顿顿精致无比,饶是凤霓裳?#22312;?#21507;遍天下美食,南楚本土的吃食还是让她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姜离歌却是不答。这话若是继续下去,倒是扰了二?#35828;?#22909;兴致。

    二人吃的正欢,店小二敲门走了进来,走到桌前恭敬道:“二位客官,酒来了,请二位慢用。”说完已经将?#21697;?#22312;桌上。

    姜离歌点?#35828;?#22836;。

    店小二恭敬道:“二位客官慢用。”说完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二人又闲聊起来。

    姜离歌:“听闻北凤之北有一雪山,高千丈,绵延千里,方圆几里人迹罕至,鸟兽不过,绕道而?#23567;?#19981;知真否?”

    凤霓裳笑道:“这倒是半真半假,高千丈是真,人迹罕至是假,鸟兽不行半真半假。”

    姜离歌好奇道:“哦,难不成有人?#20426;?br />
    凤霓裳小酌了一杯,继续道:?#25226;?#23665;高千丈,本宫曾和摄政王去过雪山,站在雪?#27975;?#19979;,抬头望去,的确是望不到顶。”

    姜离歌笑道:“如此说来,雪山的确是高极了。”

    凤霓裳又道:“再说这人吧,雪山山腰住有一群原住人,身形高大,身披动物皮毛,以冰为屋,以雪山上野兽为食,世人传闻雪山无人,只是鲜少有?#35828;?#19978;雪山,再者原住人也极为不喜与外人相处,更不曾下山,再与摄政王登山之前,本宫也是像世?#22235;前?#35748;为的。”

    姜离歌感叹道:“果然传闻也不可尽信,世人之言多之又多,真正验明真假之人极少。”姜离歌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举起?#31080;?#36947;:“就为贵国摄政王和公主登上雪山一探究竟,?#26412;?#19968;杯。”

    二人碰了一杯。

    凤霓裳懒懒道:“说起来,本宫也好久没看到皇叔了,若是皇叔在,本宫定不会到南楚来。”

    姜离歌笑,她知道凤霓裳喝高了,好奇道:“不知摄政王为何去往西北大漠?”

    凤霓裳摇了摇头道:“本宫也不知皇叔为何去西北大漠,皇叔这个人行事无端,心思无常,没有人知道他去做什么,其实说皇叔去了西北大漠也只是我们的猜测,只是有人看见皇叔在西?#26412;?#20986;现过。”

    姜离歌颇?#34892;?#36951;憾道:“瞭望台乃摄政王所想,我所佩服之人极少,却是极为佩服摄政王,余生也不知有没有机会相见,我倒是想知道摄政王是怎样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凤霓裳笑道:“皇叔已经消失了三年,若是想回北凤早就回了,皇叔也是极为厌恶朝堂的,只怕要让离歌将军失望了。”
网易魔兽世界手游官网